首页 > 都市 > 悍妇1949 > 143.番外7

143.番外7(1 / 1)

目 录
好书推荐: 龙珠之超级宗师 有钱君与装穷君 茅山之阴阳鬼医 最强小师叔 重生八零之不做圣母 狂龙基因 都市之王牌仙尊 我,中国队长 逆天凰女:腹黑邪王宠狂妃 万界道尊

大三下学期, 姜书玥参加一个关于基础教育问题的社会调研。班里同学分成了几个活动小组, 炎热的季节里, 奔走于中小学校和各类社会教育机构之间, 充实而忙碌。

这天, 他们一组六个同学,搭公交车去城郊一家大型青少年素质训练基地进行参观和问卷调查, 完成以后已经是下午了。天气很热, 六个人都背着背包, 戴着遮阳帽, 在路边等公交车。

等了有十多分钟, 热得头昏脑胀的时候, 公交车终于来了,一行人赶紧爬上车,车里空调十分凉爽,顿时让人每个毛孔都舒服得叹了口气。

车里人还挺多,座位几乎都满了,先上车的三个女生找到了座位,两个男生便选择站着,后一步上车的姜书玥看了看,没座位了,正打算找个稳当的地方站着。

这时, 旁边一个男青年站了起来, 一言不发, 只做了个让她过去坐的手势。

“谢谢。”

姜书玥道了谢, 也不矫情,便自己过去坐下。那人让座后就走开一步,站在她旁边。

或许是那人给人的感觉比较,嗯,怎么说呢,有点冷漠,生人勿近似的,姜书玥便好奇地打量了他几眼。

简单的牛仔裤和白t恤,身材高大健硕,一张脸阳刚帅气,肤色是满满的阳光痕迹,脚上却穿着一双式样特别的布鞋。

姜书玥看着那双眼熟的布鞋,嘴角微微一弯,心说怪不得这么一言不发地让座呢,这布鞋她认识的,部队的堂哥不久前刚统一配发了的,除了兵哥哥,普通人可能不会穿。

她坐下后,就把背包拿过来放在腿上,抽出一张独立包装的湿巾擦擦额头的汗,便惬意地靠在座椅上休息。

公交车往前走,车内两个大妈叽叽喳喳聊着天,谈论着自家的房子和儿子,有些吵。姜书玥闭上眼睛,靠在座椅上休息。

过了一小会儿,忽然听到一声尖叫:“干什么,抓小偷!把手机还给我。”

姜书玥猛地睁开眼,便看见同行的女同学张楠站了起来,正揪住一个长袖衬衫的男人,那人手里拿着她的新款苹果机,上面还带着耳机线。

扒手明显被抓了现行,却很嚣张地质问:“你乱说什么?你说谁是小偷呢,这手机明明是我的。”

“是我的。我手机放在腿上,还带着耳机线你都敢偷,大家不信我让同学打一下。”张楠叫道,“小偷,大家帮忙报警。”

张楠揪住那男人不放手,两个同行的男生忙站了起来,车里马上就有两个人站了起来,一个黑t,一个黄毛,二话没说就开始围攻那两个男生。

黄毛推开一个男同学,恶狠狠地拿出一把弹簧.刀,骂道:“招子放亮点,嚷嚷什么呀,谁特么想多管闲事?”

车里静静地没人作声。刚才两个大谈房子儿子的大妈索性往里边缩了缩,还把眼睛闭上了。

姜书玥心里衡量了一下,对方有三个人,不确定还有没有别的同伙,车里空间太小,她一个人出手的话自保无虞,怕不能顾全其他人。即使报警,在这乡间公路上,等警察赶来,小偷早不知跑哪儿去了。

眼下比较明智的做法,保障同学们安全,先把手机要回来再说。

就在姜书玥打算做点什么的时候,刚才给她让座的男青年开口了,冷声喝斥道:“还给她。”

“你特么谁呀,聪明的不要多管闲事。”小偷骂了一句,另一个同伙则冲着前边喊:“停车,和气生财,奉劝大家一句,都特么别给自己惹麻烦。”

“我说还回去。” 男青年一步跨过去。

“妈的你还真找死是吧?”

小偷放开张楠,三个人恶狠狠就围了上来,男青年闪身避开刺来的弹簧.刀,一拧,一砍,利落地把刀夺了下来,回身挥肘一捣,同时抬脚踢倒第三个。

一连几声惨叫。

三对一,一场格斗,其实也就几下子,三个小偷转眼间就被收拾了。

可就在男青年转身的工夫,旁边座椅上一个人突然亮出一把刀,对着男青年的后腰恶狠狠扑了过去。

他以一敌三,车内空间又小,眼看着是不可能躲开了。

姜书玥扶着椅背一纵身,直接从椅子上一个漂亮的旋转,抬腿踢了过去。她一脚踢在对方手腕上,刀子擦着男青年的后腰险险划过。

于此同时,男青年转身,抬手,一拳击倒的同时把刀子夺在手里。

然后那男青年就像来了火似的,把四个被制服的小偷丢在狭窄的车中过道上,一人一脚来回踢了一轮,骂了一句:“妈的,这么嚣张。”

真没想到突然窜出来第四个同伙,车里空间又特别小,施展不开,刚才姜书玥要是不出手,他肯定得受伤。

男青年一脸懊恼,狠狠踢了几脚,转头跟姜书玥笑着说:“小妹妹,今天我这条命可多亏你,大恩不言谢啦。”

“没事儿。”姜书玥扭头瞪了一眼发愣的男生,没好气地呵斥:“愣什么愣,报警啊。”

公交司机一脸惊吓地把车停在路边。男青年手看来是够重的,四个小偷都哼哼歪歪,其中一个脸色惨白,疼得满头汗,也不知到底伤哪儿了。

于是,车上刚才那么多装死的乘客这会儿来了精神,有骂的,有义正词严谴责的,还有几个男的更是自觉充当了看守的角色,神气活现地监视看守小偷,那模样似乎他们才是抓小偷的英雄,刚才装死只是别人的错觉。

等警察来的工夫,姜书玥慢悠悠从包里拿出一瓶矿泉水喝着。

等警察赶了过来,做好取证带走小偷,又要求车里的人去做笔录。然后其中一个小偷死狗一样,警察跟男青年谈了几句,干脆叫救护车送医院了。

估计他挥肘那一击,肋骨断了。

一个警察说,这一伙流窜作案的,仗着人多团伙上阵,又是在乡村公路,犯了不少事儿了,普通人根本对付不了,只能先保护自身安全。

看着警察忙碌,姜书玥跟男青年站在公交车旁边的树荫下,姜书玥笑笑问:“你当兵的?”

那人看看姜书玥,又看看自己身上,简单的牛仔裤和白t恤,他有些纳闷地问:“你怎么知道?”

“瞎猜的。”

“军校生,毕业到部队三年了。”对方盯着姜书玥,追问:“同学,你这猜的也太准了吧?能不能说说,怎么猜的?”

“就是瞎猜的。”

姜书玥心说,军事格斗水平还不一般,估计还是特种兵,这都猜不到,她可就白在大院住那么多年了。

“对。龚建,我名字,大兵一个。”那人点点头,笑着说:“我今天请假外出,去郊县办点事情,哪想到碰上这事。同学,今天可太谢谢你了,我今天要是让这几个小偷伤着了,回去战友们还不得笑话死我,丢不起这人啊。”

听着他那懊恼的口气,姜书玥不禁莞尔。

一切结束后,天色已经黄昏了。姜书玥跟同行的五个同学,还有男青年一起从派出所出来。

其他几个同学都是住校的,跟姜书玥道别后就先回学校去了,剩下姜书玥和龚建站在警察局门口,龚建忍不住问她:“说真的,你……学过武术吧?”

“没有。真的。我就是看他拿刀扎你,随便踢了一脚。”姜书玥摇摇头,笑起来。

“……”龚建欲言又止,大约不知道该说啥了。

龚建看着她,有些期期艾艾地问:“那个,什么,姜书玥同学,要不……我请你吃个饭,感谢一下救命之恩,行不行?”

“你不是说大恩不言谢吗,再说你明明是帮我同学,我们还得感谢你呢。”姜书玥笑着挥挥手,说:“我得回家了,再不回去家里人该担心了,你也该归队了。”

龚建嘴唇动了动,没反驳,跑去给她拦了辆出租车,拉开门让她坐进车里,然后扶着车窗问道:“那个……下次有机会,能请你吃饭吗?”

“不知道。”姜书玥很认真的表情,“下次的事情,那得下次再说呀。”

然后一周后,龚建休假,跑来学校找她,仍旧是便装,像个大学生似的混进了校园,在放学前找到姜书玥,问她:“今天能不能请你吃饭?”

“今天真不行,今晚我家有事,我晚上要回家吃饭。”

她说真的,今天家庭聚餐,一家人要陪爷爷奶奶吃饭,缺席者会被唾弃的。

看着龚建一脸失落,姜姜书玥想了想说,“不过时间还早,前边街口有一家甜品店挺好吃,你要不请我去吃个红豆冰吧?”

于是龚建兴奋地陪她去吃红豆冰。

第一次正经吃饭是在两周后,龚建跑来等她,眼巴巴问她:“今天能不能请你吃饭?总得给我个机会感谢救命之恩啊。”

后来两人就去吃了西餐,龚建便有意无意地跟她介绍他自己,北方某城人,哪一年出生的,父亲也是军人,副师级,母亲在机关单位工作,他自己哪所军校毕业,在部队的情况……

谢恩还带自报家门的?姜书玥淡定地听着,淡定地吃完了她的甜品。

“姜书玥,你是本地人?”

“对。”姜书玥点点头说,“我爸没有固定职业,整天瞎忙,我妈大概就是实验员。”

绝对真话,她爸那个互联网大佬业务一大堆,真不固定,她妈整天关在科研所做实验。

可是听她那口气,龚建体贴地没有多问。这姑娘穿着普通,上放学骑脚踏车,再听她自己这么一说,龚建便一厢情愿地认为,她家境可能不怎么好,还有点心疼呢。

一顿饭吃得很愉快,一周后,龚建又跑来找她,照旧说请她吃饭。

“怎么又请吃饭?”姜书玥说,“你上次说感谢救命之恩,不是请过了吗?”

“那个……我那些战友们说,救命之恩就请一顿饭,太不像话了。”

“那要请几顿?”

“……他们说,应该请一辈子。”龚建难得忸怩起来,期期艾艾问道:“姜书玥,我可不可以追你?”

姜书玥静静地半天,说:“嗯……要不,你就试一试?”

第一次一起出游,第一次拉手,第一次羞羞的亲亲……然后大四毕业的时候,姜书玥决定带龚建回去见家长。

她把他带到通往大院的路口,决定先给他打个预防针。

“今天周末,是我们家家庭聚餐的时间,我们家长辈亲戚可能都在。”

龚建理理衣服,看看手里的礼物,明明自己也紧张,却笑着安慰她:“放心,我很会讨好长辈的,我从小就很有长辈缘。你可以多跟我说说他们脾气爱好什么的。”

“嗯,我相信。所以我先给你介绍一下。”姜书玥说:“我爷爷叫姜茂松,他脾气特别好,最喜欢听人说部队的事情。我二爷爷以前也是军人,我大伯也是军人,他是海军的,我二伯和我爸都很好说话,还有我小姑爷爷应该也在,他叫刘安亮,他就是你们部队的你应该知道,他看着严肃,其实人挺好的。我有几个堂哥也都是军人,你们应该聊得来。我奶奶和我伯娘、我妈她们都很和气,我奶奶最开明最疼我,你都不用担心。我还有几个侄子,不用管他们的。别人都不怕,就怕我那几个堂哥会稍微为难你一下。”

她一句一句地说,龚建一句一句地听,惊得一愣一愣,帅气的脸一寸寸垮下来,半晌苦着脸问:“书玥,我现在逃跑还来得及吗?”

“不能。”姜书玥笑嘻嘻,“我那些长辈都是属狐狸的,估计咱俩的事情他们早就知道了,你还是赶紧去自首吧。”

目 录
新书推荐: 重生之最强装逼系统 极品姐姐领进门:权谋 重生之最强剑仙 神秘Boss,请节制 绝色妖妃:魔君滚远点! 豪门弃少 逍遥小神农 从一万块钱开始的文娱 美女总裁的透视高手 电竞大神暗恋我
返回顶部